袁氏日记

一年级

舒适的一天

发布时间:2020-12-04 12:37

多云、凉爽、乌云、二十三~十八度
担当与责任、另眼看世界
四点零七分外面什么情况不知下的我睡的香香的,下午六点三十四分过一天以放小鸡仔为节奏的时光并亲自收鸡回家。
起来已七点十五分,给鱼儿们换水、喂虾卵,匆匆吃几口饭,拿手机与搓澡泥绕路到澡堂,经常走那条道开始挖,鸳鸯楼那条道已铺一层,在垃圾箱见扔垃圾的老板娘,与她一同到澡堂,扫码进入。见十五号楼叔已洗完出来吸烟,于澡师与顾客聊老人来洗澡不便,十五号楼叔也认识与于澡师交谈的顾客,已八十五岁,在处级楼住,是干部退休,儿子是新华矿当科长。出来交水钱,每次微信付给红姐。回家路上见马哥老丈母娘与一名妇女看笼子里的鸡与兔子,鸡是受大伙欺服而分出来的,有一只大白兔下一窝小兔崽,我住足看了一会,与她们聊小动物,鸡与兔在一起不得瘟病,养兔繁殖后,公的杀掉或卖掉。
回家到仓房放下完蛋的小不点到公园,把要下蛋的老二仔赶回仓房,老二仔二天没下蛋,老大仔虽然抱窝还下蛋,今天收获二枚蛋。没见苏叔,想起昨天苏叔说过,今天给老太母娘上坟!可能去小恒山上坟啦!到开三轮注意我放鸡老头那买苦瓜二元钱,他怕称不够?送我二个小胡萝卜,他挑的苦瓜不好,妈妈说:发白的是阳光不足,挑绿色的。又到十字路口水果买青色大头梨十元钱,找零中有一张暴号钱,猴哥在对面坐着看手机。之前出来把楼道内的瓶泉水瓶卖给吆喝收废品的四轮车,得一元钱。
上午放小鸡仔喂西瓜与凉馒头,其它鸡也能吃一口,见一身白色、礼帽装打电话没看见我的红楼二舅路过,澡堂红姐与胖红姐从邮局一起取件,澡堂红姐戴金穿银此时无声胜有声日记,看起来真是要结婚;还有一幅斯文的眼镜。低保叶叔总找窗台底下上厕所,还是固定位置。
午觉没睡好,被楼下施工的铲车与工人的声音所困惑,放小鸡仔到公园玩此时无声胜有声日记,老大仔抱窝,见社区李姐领姑娘求快件,社区马哥成天熬夜,大黄牙加眼镜,与有小孩的妇女搭讪。宫叔腿受伤,四楼赵姨领他拍片子回来,黄姨拎菇鸟与水果回家,邀请我吃,我回绝。苏叔打车回家为照顾孙子,儿子上二班,当低保叶叔拿我棍子与矮个张叔、慢性子徐叔回来时,苏叔不见踪影?父亲骑摩托归来,楼下还在铺道板中,可以自由行走。见朱哥的妹妹买热乎玉米,我也买一份,见穿牛仔服刘思羽与拿手机叫她出来的大嗓门女同学一起求快件。赶小鸡仔回仓房,老大仔抱一下午窝,妈妈拿去痛片给四楼赵姨,赵姨非给钱!安安与桐桐、多多在公园玩,有邻居们看护着,晚饭后妈妈放会小鸡仔,我最后收鸡时此时无声胜有声日记,拍照、录像留念,回家休息。

上一篇:似曾相识燕归来

下一篇:双语日记water

全国-标签-友情链接sitemap-sitemap-sitemap-google-rss
  • <small id='u2yhu0no'></small><noframes id='1bfjhbt9'>

      <tbody id='vgahcq1t'></tbody>